• 當前位置:青青草青青草青青草 > 頻道 > 知識産權 >
  • 閻曉宏:版權需要新視野


    導讀:作者系第十三屆青青草青青草青青草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版權協會理事長。本文是作者在2019中國·北京國際版權授權大會上的發言,略有刪節。


    1709年,英國女王頒布了《爲了鼓勵知識創作而授予作者和購買者就其已印刷成冊的圖書在一定時期內之權利的法案》,標志著著作權制度的誕生,紙質圖書由手工抄傳進入到批量複制階段;1895年,法國的盧米埃爾兄弟制作了電影;1906年,美國第一個無線電廣播電台誕生;1994年,索尼公司聯合美國公司和東芝制定了關于光盤的標准,光盤DVD的標准誕生了。


    著作權的介質,從紙介質到以聲光電磁爲介質,用了200多年。上世紀70年代,互聯網誕生,進入中國已經到了上世紀的90年代。互聯網的産生改變了很多,例如,前面說到的聲音、文字、圖像仍然可以在互聯網上表現出來,但是互聯網最大的特點是傳播快,而且沒有介質。互聯網是革命性的,進入中國雖然不到30年,但它不僅延伸、滲透在經濟與文化的方方面面,也改變著我們的認知。


    現行著作權制度仍基于比較傳統的情況


    回顧曆史,有以下三點是值得思考的:


    一是觀念永遠在技術之後。互聯網出現以後,我們一直在預測互聯網的發展。出于對傳統知識和經驗的把握,我們對互聯網發展的預測每一次都是滯後的,人們認知的能力遠遠慢于互聯網的發展,爲什麽?是因爲技術發展太快。


    二是作品的井噴式增長。上世紀90年代,我負責出版管理工作,當時,中宣部在黑龍江開了一個座談會,主題是“以優秀作品鼓舞人”,重點討論長篇小說的創作與出版。時任青青草青青草青青草出版署署長于友先彙報時說,青青草青青草青青草每年出版長篇小說587部。時任中國作家協會黨組書記翟泰豐認爲,不止這個數,他們統計有近千部。


    其實,于友先指的是出版圖書的數量,翟泰豐講的是創作作品的數量,這兩個之間是有差異的。雖然是一個小插曲,但能夠看出,當時不僅長篇小說作品的數量是有限的,所有圖書、電影、電視、音樂等數量雖然逐年增長,但都在傳統經驗把握範疇內。


    現在長篇小說有多少?以互聯網中的網絡文學來計算的話,至少是200萬部。這200萬部如果和90年代的幾百部或者近千部相比較,就可以知道這是什麽數量級的增長。其他領域的作品以前都是較少的,包括電影、電視、音樂領域。比如,騰訊、網易等都已涉足音樂領域,作品數量井噴式增長,這是我們沒有預測到的。


    三是互聯網的發展分兩個階段,即傳統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對于互聯網,我們的認識,一方面是快捷,另一方面是海量。移動互聯網可以讓我們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獲取任何內容。


    但是,我們對技術進步帶來的矛盾與問題都估計不足,以至于互聯網中版權領域的矛盾、糾紛、沖突叠起,真可謂“按下葫蘆起了瓢”。我們卻一直在用傳統的既定思維、邏輯和原則對待它。


    現在我們進入了5G時代,移動互聯網出現之後就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基于對網絡的經驗認識,人們的認識永遠是滯後的,技術永遠走在前面。對于技術發展,一些非常有遠見卓識的年輕人充滿信心,他們說,不僅要迎接新技術,還要擁抱新技術、擁抱5G。


    從以上三個階段來看,現行著作權制度還是基于比較傳統的情況,已經滯後于發展,這個觀點並不僅僅是我本人的觀點,無論是學界還是産業界,方方面面都有這樣的感受。


    面對這樣的現狀,著作權制度需要有一個比較大的調整,才能適應技術進步帶來的諸多版權問題。今年青青草青青草青青草政協主席汪洋專門主持召開了一次著作權修法的協商會,很多專家在會上講了許多非常中肯的意見,著作權修法滯後了,各方面是很不滿意的。


    深入思考,也可能有它很好的一面。好的一面就是,我們也可以在新的起點上實現“彎道超車”。中國從農業社會進入到工業社會時間很短,中國工業化還沒走完,但是,互聯網的發展,我們走在國際前列,這和技術進步、“彎道超車”直接相關。


    作者、出版方與作者應兼顧


    我國的著作權制度應該有一個較大的變化,爲什麽要有較大的變化?因爲我們的“腳”長大了,“鞋”如果還是那麽小,穿進去是很不舒適的。社會實踐發生變化之後,這些制度、法律等屬于上層建築的東西要跟著變化,這是必然的。


    變化,也不能是顛覆性的變化。爲什麽呢?因爲大家知道《著作權法》基于《民商法》,基于社會契約精神,是意識自治。


    意識自治是什麽?在著作權範疇就是權利人基于自願,既可以保留許可權利,也可以放棄權利。現行《著作權法》沒有給出自願放棄權利這一條,沒有一個合理的接口,這樣就導致大量版權作品是用一個尺子來衡量的,用一個尺子衡量的時候就出現了很多矛盾,我們適應不了,糾紛不斷,法院裏面案子堆積如山,永遠也判不完。


    解決問題的根本方法應該是什麽?應該是基于自願的原則,可以選擇作者聲明放棄權利,只保留人身權利,以利于這些作品更廣泛傳播,這個數量有多大呢?應該占所有作品的90%以上,電影、電視劇等大作品例外。


    作者放棄權利是爲了廣泛傳播,當作品擁有衆多讀者時,還可以選擇收回權利。


    關鍵是《著作權法》要給出一個接口,允許作者選擇保留權利,或者放棄權利,讓作者自己作出選擇,如果認爲沒有達到普遍向公衆傳播實現獲益權,可以在互聯網中作出標記,標明放棄作品的財産權。如果認爲這個作品好,必須去做作品登記,做了作品登記之後,可以嚴格保護你的權利。如果出現了侵權等糾紛,作品登記就是司法判決必須的證據,而現在作品登記一般作爲初始的證據。


    從法理上講,這個問題和現在著作權制度不矛盾,但是我們需要給出一個接口,這是非常重要的。給出接口可以讓我們集中精力保護、管理、運用好這10%左右的作品,更好地挖掘其價值。


    當然,這是動態的,90%自願放棄財産權中的作品,在傳播中,必定會有一些進入這10%之中。在保留財産權的作品中亦可根據實際情況選擇退出。如果這樣,版權的糾紛將大大降低,法院堆積如山的案子也將大大減少。


    我們現在都講“這是我的權利”“我的作品”,很少有人想到讀者的權利。在政協的雙周協商會上,我聽到一句十分深刻且值得我們認真思考的話:“大家都在講權利,講作家的權利,出版社的權利,那麽,讀者有沒有權利?”的確,現在海量的作品,讀者怎麽去選擇?我們從多年前的書荒走到事情的另外一面,現在書太多了,讀者沒法選擇,這是一個很大的矛盾。


    新時代我們需要高品質的文化青青草青青草青青草,高品質的文化青青草青青草青青草在哪裏?如何從浩瀚的作品之中選擇出來?


    举一个例子,3年前我去成都,参加了一个读书活動。现场讲书的人,讲的内容是关于人工智能的。听完他的讲述之后,我感觉讲得非常好,马上就去买了一本书。后来,这位主讲人告诉我,他讲过的每一本书销售都增长了10倍。那时他已有300万会员,再一次见面的时候,会员已经增长到2200万人。我认为,他讲得好是一方面,而另一个重要的方面,是他抓住了读者的新需求。这也是很值得思考的。


    新時代,版權需要新視野


    我以前經常說版權是有價值的,版權是有力量的,我現在基本不這樣講。在海量作品之中,只有不到10%的作品才是有價值的,才是有力量的。或者是更少更稀缺的作品,才能呈現出力量。大多數作品價值不大,或者沒有價值。就一般而言,價值不是自我判斷,而是放在市場裏面得到檢驗,才是真正的價值。


    怎樣挖掘版權的價值和力量呢?2006年,我去日本訪問時,日本軟件協會的秘書長梅田久寫了一本書,是講知識産權的,裏面有一句話“20世紀是專利的時代,21世紀是版權的時代”。


    進入新時代,版權的價值在凸顯,因爲作品(包括影視、圖書、音樂)需得到授權才能傳播,而在運營傳播中,不僅要用精神價值,也要用財富來衡量。


    世界知識産權组织发布过《版權对经济和社会的贡献指南》,我们也引入了这个统计的指标体系,把版權产业分为四类,即核心版權产业、相互依存的版權产业、部分版權产业和非专用支持产业。国际和我国的调研都证明,版權对经济和社会的增长、对GDP的贡献是较高的。


    今年7月,我參加了2019青島國際版權交易會,有兩件小事,和大家分享:


    第一,我看到了很多版權衍生品,像《流浪地球》,電影裏有很多裝甲車,開發者把那個裝甲車包裝成典藏版,售價4000多元,當然也有比較便宜的。據我了解,截至今年7月,《流浪地球》的版權衍生品銷售額已超億元。


    第二,山東有一款酒,酒瓶上印的是鄧麗君的頭像,廠家介紹說他們跟鄧麗君文教基金會磨了好幾年,終于把合作談下來了,文教基金會購買了鄧麗君的形象和詞曲的版權,授權的範圍很窄,只能使用在這家酒廠生産的酒的包裝上。在現場,我問:“你們用什麽價格買下來的?”廠家說,加上後期的一系列事宜,過千萬是肯定的。


    現在授權很火爆,除了商標授權,還有版權授權,版權屬于無形資産,無形資産最大的特征是什麽?如果創造出來有市場需求而沒有用,我們稱之爲版權“沈默”。經濟學裏面講資産沈沒,“沈沒”就是沒有了,版權的沈默是靜默。它存在,但沒有用它,也可稱之爲“空駛”,如一輛貨車,不拉貨,卻在跑,很浪費。


    我還見到北京小雞磕技文化創意有限公司的負責人,狗年他們做了版權衍生品小狗,原創作品是一個韓國人的雕塑。他們公司買了這個雕塑的衍生品授權,給出的價格比這個原創作品的還高,他們把這個版權買過來做了衍生品。這個衍生品能做到什麽程度呢?實際情況是,他們一年就賣出了兩萬個。


    新時代,版權需要新視野,制定适应发展的新规则,建立新秩序。在此基础上,版權的价值需要重新认识,并挖掘出来,造福社会。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青青草青青草青青草修改或刪除,多謝。

    ?